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赵国毅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赵国毅其人其画

2018-07-24 17:21:3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丰山
A-A+

  画家赵国毅出生在黑龙江省海伦县(现海伦市)一个普通农民家庭,自幼喜爱文学艺术,立志用文艺影响社会人生。少时由于家贫,且父亲成份不好,他难免过早饱尝了人间的风风雨雨。

  赵国毅考取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以后,开始专修中国画,进行了系统的笔墨造形等基础训练,为后来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校学习期间他非常刻苦用功,每到星期日,老师来查教室时经常见到他一个人在那里画画、研究理论,因此多次受到系里表扬奖励。在京学习期间他曾背着干粮和包裹沿黄河故道、丝绸之路写生考察,溯源拜祖,走遍敦煌艺窟、新疆南北。其毅力可嘉,其心诚尤可嘉。学习的艰辛越发使他感到学而后知不足,从而更加孜孜以求,坚持创作不辍。赵国毅大学毕业后又主动回到黑龙江,先后在林区和哈师大从事美术教学活动,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美术人才,从而他的创作也进入了一个较为成熟的阶段。这期间他经常身背画具深入林场和田间地头写生,寒暑易节,风雨无阻,磨砺意志,锤炼技艺,创作出一件件颇有力度的作品。1993年4月20日赵国毅中国画作品展在黑龙江省美术馆隆重举行,他把辛苦劳动的果实推向广大观众,受到各界广泛好评

  赵国毅国画创作以人物见长,《山魂》以精湛的笔墨描绘出一组如高山峻岭般的造林人的群像,从而决定了他的创作核心取向——现实主义题材和写实主义的创作方法。此画以其鲜明的人物个性塑造和奇崛的构思意境强化了主题渲染,因而入选全国林业美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这也是他的作品第一次登堂入室在北京展出。《柳泉著书》则从历史和文学的角度刻画了蒲松龄发奋柳泉的故事,以绘画蒙太奇的手法将《聊斋》中的人妖鬼狐组构于尺幅之间,冷灰色调加强了主题的挖掘,使画面冷峻而又热烈。此画曾入选全国牡丹杯国画新人大奖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荒山绿使》、《开春》、《山里红》、《枯木逢春》、《醒来伐木者》等以小写意的手法较深刻地表现了黑龙江农村、林区人民的生活和精神面貌,同时在笔墨技法上日趋成熟。其中《枯木逢春》获99年“迎澳门回归全国书画大展”铜奖,在北京展出后被中国文联收藏。2004年作品《待业者》入选“全国第二届人物画展”,展现了他关注社会人生持久的现实主义信心和理念。《雁南飞》、《暮》、《草青青》则以缜密的思考着意刻画了人物内心境界,体现了画家重视人物心境描写的特点。一蹴而就必然流于直白,而赵国毅的作品却不然,多是能够写而不草,工而不泥,缩张有度,笔精墨随,令人神往,耐人寻味,具有严谨的创作态度,从而彰显了画家的良好画风和巨大的创作潜力。

  近年赵国毅的国画创作不断升华,多次入选全国大展,时有获奖。在教学上他也颇有影响,先后被学院评为学术带头人、教学标兵等,并出版了一些作品专集,受到广大读者的好评。《美术》、《国画家》、《文艺研究》都曾大量发表他的作品,并进行过专版专题介绍。2001年应邀赴俄罗斯举办个人画展,部分作品被俄阿穆尔的历史博物馆收藏。尤其是在2003年至2004年到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站做访问学者及2005年至2006年在中国画研究院人物高研班学习以后,他的作品多次参加中国美协的邀请展、提名展,时有获奖。赵国毅的作品在笔墨技法上又有新的突破,引起画界的广泛关注。

  让我们对赵国毅人物画创作深层次的探究,我们会发现一个鲜明特色,那就是对劳动者及其弱势群体的同情并带有一些感事伤情的悲凉。他更多地关注着人生及其生命的诉求,试图在无法解脱的人生的困惑中寻找到精神的永恒归宿。他把“人”作为他艺术生命的核心,在人的命运及其甘苦在心灵难以承载的时候,试图让它们统统溅射出来,形成色彩斑斓的虹——艺术,从而去震撼自己也震撼读者,继而也能给自己及他人些许慰籍。他把自己的政治理想嫁给了绘画,因此他把创作无病呻吟的作品看作是他人之事,而自己一直面对宏大的社会人生主题,以博大的“仁爱”和正直的良心关注着这个变幻不定的世界及这世界上的爱与恨、恩与怨、幸福与苦难、信念与金钱、伟大与卑琐,使人们通过他创造的艺术形象观照到自己的美好或丑陋,观照到自己的位置和处境,从而去寻找自己的前途和希望……

  有人说赵国毅是带有理想主义色彩的现实主义人物画家,这似乎是正确的。他觉得只有现实主义艺术风格才符合它的个性、他的理想追求。他从小就敏感于这个充满矛盾的世界,经常以怯懦的孺子之手撩开它们的面纱,窥视其中人们的苦斗、奋争、升迁、沉沦、辛苦、欢乐,还有得志者的飞扬,失意者的无助……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使画家沉沦,他从中体悟到世界仍然是美好的,充满着希望。他慢慢确信起来:好人好报、正义最终会战胜邪恶。因此,他选择现实主义创作原则是为了理想,他的理想也是为了坚持现实主义,唯有现实主义原则才能承载起他关注人生的沉重信念。正如一位诗人所说:“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在绘画技法上赵国毅坚持的是形式与内容统一的原则。他采取“拿来主义”,广泛吸收传统文化也兼顾西画中的诸多因素。他曾在大学学习及后来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研究院进修时大量研习传统山水画、花鸟画,从而吮吸了古人的技法精髓及绘画理念,同时他也大量研究了西方的素描、色彩及历代各派的形式法则。熔中西古今于一炉,为我所用,表现自己对现实生活的体验与感受。

  细读国毅之画,既有龚贤山水的静谧与肃穆,又有石涛穷其所变及黄宾虹的深厚和苍茫。人物的线条概括多变,无疑得益于任伯年的技巧,而主次分明的造型又看出他非常深厚的素描功力。难怪中国艺术界著名学者刘荫柏先生曾高度评价赵国毅的画“不因不生,不革不成,学贯中西,技法无形。”中西结合达到天衣无缝大概是赵国毅向往的一种极致,而古法今用、古法新释又是他的一种矢志不移的追求。

  石涛说:“黑团团,墨团团,黑墨团中天地宽”,国毅的画似乎无限地尚黑,这黑里有它的内心世界的深重叹息,又有他对男儿应有责任的认同。

  他尚黑的同时并没有忘了守白,他的画面虽然大面积是黑,可黑中之白往往像闪烁的眼睛,袒露着他的希望和期盼。

  国毅已近中年,他仍一如既往,还在黑与白中苦苦探求。我想,一个有责任感的人,一个热爱传统文化的人,一个充满仁爱和正义理想的人,一经苦苦去追寻艺术这个“道”,必定会在无限极的“非常道”中寻找到冥冥的艺术真谛之光,并化入自己的艺术创作。

  他正在向着艺术之巅奋进!这,就是我所了解的赵国毅。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赵国毅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